原告史某不服被告疏附县XX局的行政诉讼
提交日期:2013-09-25 18:17:10
疏附县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疏行初字第2号

原告:史某。

委托代理人:朱某某,系新疆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疏附县XX局。

委托代理人:王某,系该局干部。

原告史某不服被告疏附县XX局(以下简称县XX局)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3年5月27日受理后,于同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6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史某的委托代理人朱某某、被告县XX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某、证人某、胡某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史某起诉称:我和丈夫龚某于2012年5月12日经人介绍在广州市某建筑公司承揽的疏附县干部集资房项目工地担任钢筋工。2012年6月26日,我和丈夫跟往常一样从喀什市夏马勒巴格乡八大队8-1-343租住房屋出发去工地干活,因旧314线被管制,走新314线路,在行至工地岔路口时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我丈夫经抢救无效死亡和我本人重伤的结果,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之规定,我符合认定工伤的情形,被告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不合法。理由是:1、被告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认为我和我丈夫改道,所行走的路线不是正常上下班行走的路线,却没有查明改道的原因,以及改道的必要合理性。2、新314国道到广州某建筑公司的施工工地仅仅有事发地点的唯一岔路口,而事故地点恰恰就发生在横穿马路的岔路口上。3、2012年6月26日事发当天是星期二,属于正常工作日,事发的2012年6月26日7时50分许与工作时间相吻合。4、相关法律并没有规定上下班行走的路线必须是唯一的,只要上下班行走的路线具有合理性便可。5、出警的疏附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勘察现场时,对交通事故现场散落物品进行分析,可以清晰的看到散落物包含劳动工具(安全帽)。6、在被告不予认定本人工伤的理由载明,事故中龚某同肇事车辆承担事故同等责任,该理由作为不予认定工亡的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被告在工亡认定中违反了《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属于法律适用错误。7、被告认为本人同用人单位广州某建筑公司之间是劳务关系,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起诉时向本院提交了被告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工资结算证明、交通事故认定责任书。在庭审中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三组录音及一组路况照片。其中两组录音是原告史某的弟弟史某华等与孟某谈话录音。工伤事故发生后,原告史某的弟弟史某华为证据保全用录音记载了与孟某结算工资及计算考勤谈话的过程,时间为2012年6月28日左右,地点是史某的出租房。第三组录音是被告单位的王某向孟某-做调查的全程录音,时间是2012年7月16日,地点是广州某建筑公司工地。该组录音证据证明事发当天是合理的工作日。照片系2012年9月21日之后几天由原告儿子龚某所照,该组照片说明,喀交会时该路段被交通管制(隔断),在时隔几个月之后,土堆的痕迹清晰可见,且该路段多有工程车辆通过,路况较差,原告从新国道去上班,是合理的上下班路线。 

二、证人谭某、胡某的证言,用以证明事故发生当天史某离开出租房去广州新城工地干活,到工地老路没有封住就从老路走,老路封住了就走新路。

三、《关于确立劳动事项的有关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文件,证明广州某建筑公司与史某为劳动关系。

被告县XX局答辩称: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之规定,答辩人是本县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全县工伤保险工作,答辩人在职权范围内负责本辖区内的工伤保险工作。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保险有关规定处理意见的函》(人社厅函[2011]339号)第一条,“上下班途中”是指合理的上下班时间和合理的上下班路途。原告在以往的调查中,并未向被告告知因安保原因旧314国道被管制,同时,在调查中其他人员反映,员工上班都是走旧314国道上班。原告史某与广州某建筑公司形成的是劳务关系,而不是劳动关系。劳务承包大致可以分为企业自带劳务承包、成建制的劳务分包、零散的劳务承包三种方式。本案中史某属于零散的劳务承包用工形式。故综合认定原告史某在上班途中未走合理路线,且与用工方不是劳动关系,故依法不予认定工伤,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县XX局为证明自己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向法庭提交了以下证据:

一、原告史某的工伤认定申请书、第一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和住院病历。

二、疏附县交通大队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三、1、2012年7月26日对广州某建筑公司的孟某、赖某的调查笔录。被告县XX局向他们询问了上下班时间,是早晨8点左右;25日干了半天活,26日发生的事故。2、2012年8月6日,原告提供了证人艾某,该证人与原告一同干活,他说上班时间为7点半左右,艾某说事故发生前一天见过原告。3、2012年9月16日,对四建工地的四个人孟某、张某、刘某和万某所作的调查笔录,都反映6月25日下午基本已停工,且上下班走的是旧314国道。

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保险有关规定处理意见的函》(人社厅函[2011]339号)。

五、史某的考勤表和工资结算单。

六、原告及广州某建筑公司签收(2012)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签收单及广州建筑四建公司疏附县干部集资房工程自编第九施工区标志牌。

被告XX局提供以上证据证明,根据对相关人员的调查,被告依照《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作出了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该组证据不完整。原告提供的材料(即工伤认定申请表、诊断证明、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及交通事故本人非主要责任)符合工伤认定所需要的基本材料。对第二组证据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无异议。对被告提供的的第三组证据:原告认为:1、赖某没有否认原告系该工地工人且认可上班时间为早上8点,这和事故发生时间7点50相互吻合,对该笔录认可,无异议。孟某的笔录陈述早上8点为上班时间,工种为钢筋工,孟某陈述原告前一天就干了半天活,对此不认可。2、艾某陈述事故发生前一天原告与龚某都在上班。对此予以认可。3、对孟某2012年9月12日陈述从26日开始放假的调查笔录不予认可,其证言内容与前一次所作的内容相悖,对笔录其他内容无异议。张某、刘某和万某陈述25日钢筋活就干完了,原告认为上述三人均为该工地工人,同广州某建筑公司存在一定利害关系,工地是否停工以监理公司的监理日志和施工企业的施工日志为准。对三人陈述不予认可。被告提供的第四组证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保险有关规定处理意见的函》(人社厅函[2011]339号),上下班途中是指合理的上下班时间和上下班路途,不是唯一的时间和路途,对此无异议。对第五组证据原告史某的考勤表和工资结算单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供的第六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载明受理工伤认定的时间为2012年7月16日,但被告作出认定及送达时间为2012年9月21日,已经超出工伤认定两个月的法定期限,故工伤认定程序违法。

被告县XX局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不予认定,认为照片不是事发当天所拍的照片,只能证明2012年9月26日的路况,不能证明2012年6月26日的路况。经过庭后认真听录音,被告认为录音无法听清,不予认定。被告对证人证言不予认定,因在被告调查时,原告未向被告提供2位证人。被告对劳社部发(2005)12号文件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本案原告与广州某建筑公司是劳动关系。

经庭审质证,对于原、被告提交的证据作出如下确认:

1、原告对被告提供的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中“1、赖某、孟某关于上班时间的陈述,2、艾某的陈述”、第四组、第五组、第六组证据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供的第三组证据无异议,故本院对以上证据予以认定。

2、原告对被告提供的第二组证据中的孟某、张某、刘某和万某的证言不予认定,该证言与2012年7月16日被告所调查的证言相互矛盾,故不予认定。被告对原告提供的录音证据及照片不予认定,原告提供的录音证据,系原告家人与孟某商量结算工资的相关事宜,录音中提到当天原告史某是去工地上班,且老路有沙,走的是新路,喀交会召开期间车较多。故对录音证据中与客观事实相符的部分予以认定。照片系事故后拍摄,不能证明当天路况,故不予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原告史某经人介绍在广州新城疏附县干部集资房工程项目09施工区孟某处从事钢筋工,2012年6月26日早晨7时50分,原告史某与丈夫龚某去广州新城工地,经过国道314线1480km+950m处时,发生交通事故,经疏附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公交认字〔2012〕02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中驾驶电动车41268两轮电动车的龚某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乘车人原告史某无责任。原告史某受伤住院治疗,其丈夫龚某死亡。2012年7月16日,原告史某向被告县XX局申请认定工伤。2012年7月26日、2012年8月6日,被告县XX局工作人员到疏附县干部集资房工地向赖某、孟某、艾某等3人进行调查,三人说明工地早晨北京时间8点上班。2012年9月12日,被告疏附县XX局工作人员再次到干部集资房工地向孟某、刘某、张某、万某进行调查,四人说明:6月25日工地上的钢筋工基本完工,6月26日停工。2012年9月21日,被告县XX局给原告史某、广州建筑四建项目负责人吴某送达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史某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原告史某居住在喀什市出租屋,一般到工地走的路线为原喀什至疏附县旧314线,2012年6月26日早晨,史某因路况不好,所走的路线为新国道314线。2012年7月1日,钢筋班班长孟某与原告史某、龚某按天结算工资,扣除借支后共计支付两人工资10400元。

本院认为:规范工伤认定程序,依法进行工伤认定,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的法定职责。原告史某是否被认定为工伤,应在确定原告劳动关系的基础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对是否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进行判断。一、关于劳动关系。原告史某自2012年5月在广州新城的疏附县干部集资房工地从事钢筋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之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原告史某虽未与广州某建筑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约定了劳动报酬,且以天结算工资,故被告县XX局认定原告与广州某建筑公司是劳务关系的依据不足。二、是否是合理的上班时间和合理的上班路线,受到非本人主要原因的交通事故。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被告县XX局在2012年7月16日收到史某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于2012年7月26日、9月12日两次到工地调查,在调查内容出现矛盾时,没有进一步采集施工日志等进一步核实,而采纳了第二次证言“2012年6月26日工地停工”进行了认定。原告史某2012年6月26日上班走的是新314线。合理路线不是唯一路线,指的是从家到工地的路线。事发当天因为路况原告史某走了新314线,故被告以工地的人上班走的是老314线,事发当天原告史某所走的新314线不是合理路线,认定根据不足。故被告县XX局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X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主要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第3目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告疏附县XX局于2012年9月14日作出的疏人社劳工不认字(2012)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二、限被告疏附县XX局在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疏附县XX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令海英

                       

                       助理审判员   王宏立

                       

                       人民陪审员   魏宁志

                       

                       二0一三年八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邓 鹏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疏附县人民法院